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行業資訊

這6個你深信不疑的心理學理論,其實全是瞎扯

發布日期【2017-1-11】 共閱【1265】次

10763834_m (1).jpg

大眾心理學已經成為我們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以格言、真理和半真理的形式充斥著我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天,為我們提供了成堆的建議,引導我們走過人生的坎坷。每年大約有3 500本自助類圖書出版,每月有大量的心理健康網站涌現(朋友圈的分享就更別提了)。

其中一些信息是準確、有用的,但也有些大眾心理學文章充斥著我們所謂的“心理學謬論”(psychomythology)。由于在辨別心理學事實與虛構信息時缺乏可靠的專業指引,公眾只好任由自助大師、脫口秀電視節目主持人以及自詡的心理健康專家擺布,而這些人當中,有許多都是在傳播不可靠的心理學信息和指導。

比如,下面這些普遍認同的觀點就基本上或者完全是錯誤的:

1、大多數人只使用了全部腦力的10%。

2、戀愛時,迥然不同的兩個人更容易相互吸引。

3、我們的大腦會像攝像機那樣如實地記憶事件。

4、精神分裂癥患者有多重人格。

5、只有抑郁的人才會自殺。

6、所有成功的心理療法都強迫人們面對源自童年時期的問題根源。

有一些觀點,比如“大多數人只使用了10%的腦力”,似乎是源于對盛行數十年、當前仍不足為信的斷言“科學家不知道另外90%的大腦在做什么”的扭曲詮釋。其他錯誤觀點很可能是由選擇性注意和記憶引起。例如,我們所有人都傾向于注意或者回想起不尋常的偶發事件,因此相比于記住兩個相似的人彼此看對眼,我們更可能記住個性迥異的兩個人墜入愛河。

還有一些荒誕觀念可能源于我們日常經驗的強勢誘導。例如,我們主觀上認為記憶是真實的,這種真實性毫無疑問。然而事實上,眾多研究表明,我們的記憶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扭曲變形。

我們將在本文中揭露以下6個大眾心理學謬論的真相:

謬論一:發泄比壓抑更健康

人們總是認為發泄比壓抑更健康。在一項調查中,66%的大學本科生認為,把憋在心中的怒火發泄出來是控制攻擊情緒的一個好辦法。這一觀點要追溯到亞里士多德,他發現,觀看悲劇表演有助于宣泄情緒、熄滅怒火、消除其他負面情緒。

大眾傳媒也使我們確信,憤怒是魔鬼,必須通過“排出怨氣”、“大發脾氣”、“泄出心中怒火”來撫平。在2003年的電影《以怒攻怒》(Anger Management) 中,溫文爾雅的男主角[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飾演]在一次航班上被誤以為“空怒”(air rage,指旅客乘坐飛機時出現的憤怒甚至暴力現象;可以聯想最近的“路怒”)而受到指控,一位法官判他到心理學家巴迪·呂德爾[(Buddy Rydell),杰克·尼爾森(Jack Nicolson)飾演]創建的“憤怒管理”治療中心接受情緒管理訓練。在呂德爾的建議下,桑德勒扮演的角色通過向小學生扔球并投擲高爾夫球棒以發泄憤 怒。

呂德爾的建議與許多廣受好評的心理學文章的勸告如出一轍。曾有人建議,與其“憋著悶氣,傷害身體”,不如“一邊打枕頭或沙袋,一邊大聲叫喊咒罵”。一些流行療法鼓勵人們生氣時尖叫、打枕頭或往墻上扔球。踐行阿瑟·亞諾弗(Arthur Janov)原始療法(一般稱為原始尖叫療法)的醫師都相信,心理上受到干擾的成年人必須聲嘶力竭地咆哮,或用其他方法,從出生時的焦慮、童年時被冷落或受傷害等經歷所導致的精神痛苦中解脫出來。

然而40多年的研究顯示,發泄憤怒實際上會增加攻擊性。在一項實驗中,受到別人冒犯之后,猛敲釘子發泄怒火的人變得比沒有敲釘子的人更加刻薄。其他研究顯示,參與攻擊性體育運動,比如足球,實際上增加了人們的敵意。美國艾奧瓦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克雷格·安德森(Craig Anderson)和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的心理學家布拉德·布什曼(Brad Bushman)發表的一篇35項研究的文獻綜述表明:玩暴力電腦游戲,例如俠盜獵魔(Manhunt,玩家的刺殺等級以5分制來分級),會增加人們在實驗室以及日常社會情境中的攻擊性。

美國佐治亞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吉爾·利特雷爾(Jill Littrell)從一份已出版的文獻回顧中得出結論:只有提出了建設性的解決方案,或者進行過意在減少挫敗感的溝通,發泄怒火才有效。所以,如果因為同伴一再忽略我們的感受而感到不爽時,沖對方咆哮似乎并不會讓我們感覺好起來,更別說改善境況了。但是冷靜而果斷地表達自己的不滿(“我覺得你可能不是故意 的,但你這么做讓我沒辦法和你愉快相處”)通常能平息自己的怒火。

為什么這個謬論如此風行?人們或許會歸因于這樣一個事實:把憤怒發泄出來會讓他們感覺更好,而不是等憤怒自行消退(其實大多時候憤怒都會自己平息下來)。然而,憤怒自行消散說不定會比發泄出來使人感覺更好。

謬論二:“因材施教”是最好的教育

在題為《嗅覺型學生的家長要求開設基于氣味的學習課程》的報道中,以諷刺性報道見長的美國《洋蔥報》(The on_ion) 對于這種試圖“挖掘每位差生潛能的教學方法”嗤之以鼻。這篇報道引用的一位專家評論說“嗅覺型學生往往很難集中精神,也不喜歡做作業……如果您的孩子符合 這些特征,我強烈建議您給他(她)做個測試,看他(她)是不是嗅覺型學生”。把“學習方式”(learning style)輸入因特網的搜索引擎,你會找到數十個網站,聲稱可以在短短幾分鐘時間內測出你所傾向的學習方式。這些網站是以一個廣泛接受的觀點為前提的: 當教師的教學方式與學生的學習方式相匹配時,學生才能學得最好。這一觀點廣泛流行是可以理解的。它沒有暗示有些學生差,有些學生好,而是說如果教學方式相 匹配,所有的學生都能學得很好,或者說學得同樣好。

在最近的大多數教育理論和實踐中,這一觀點已被奉為圭臬。許多暢銷圖書,以及吸引眾多教師和校長的講習班都在對該觀點大加頌揚。在一些學校中,教師們甚至開 始給孩子們分發印有字母V、A、K的T恤,這三個字母代表著三種被廣泛接受的學習方式:視覺型(visual)、聽覺型(auditory)、動覺型 (kinesthetic)。

然而研究表明,學生的學習方式很難被可靠地區分,主要是因為他們在不同情境中常常顯示出很大差異。比如說,一個孩子可能在美術課上表現出一種方式,而在數學課上表現出另一種方式。

20世紀70年代以來,多數研究沒能證明教學方式與學習方式相匹配能有效提高教學質量,在大多數情況下也沒能提高學生的分數。反而是一些不考慮學生學習方式的通用教學法——比如對學生寄予厚望、為他們提供動力以及實現目標的技巧等——獲得的效果更好。

至于“匹配式”教學法鼓勵教育者對學生揚長避短進行教學,實際上可能會適得其反。從長遠來看,學生需要學會彌補缺點,而不是一味逃避。

謬論三:積極心態治愈癌癥

在《攻克/預防癌癥和其他疾病的9個步驟》(9 Steps for Reversing or Preventing Cancer and Other Diseases) 一書中,希瓦尼·古德曼(Shivani Goodman)認為,她的癌癥就是消極心態導致的——因為她潛意識里討厭做一個女人。古德曼稱,自從發現自己的心態有害健康,她就把心態轉變成了可以產 生“容光煥發的健康”的治療方法。大量自助類書籍都表達了類似的觀點:積極的心態可以阻止癌細胞擴散,至少能夠阻止病情惡化。

大多數幸存下來的女性癌癥患者似乎都同意這一點。根據研究,40%~65%的康復者認為他們的癌癥是壓力導致的;60%~94%的人認為,癌癥康復是由于他們積極的心態。

然而,并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樂觀主義是癌癥救星這一觀點。大多數研究沒能在癌癥風險與壓力或情緒之間找到聯系。事實上,在幾項調查中,研究者觀察到,與工作 壓力相對較低的女性相比,工作壓力較大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風險更低??茖W家也一直沒能發現積極心態和癌癥康復之間的聯系。

對于以上原因,記者兼社會評論家芭芭拉·埃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在她的著作《真相:積極心態的惡性推廣侵蝕了美國》(Bright-Sided: How the Relentless Promotion of Positive Thinking Has Under-mined America)一書中,質疑了心態的治療作用。艾倫瑞克還嚴厲責備所謂的“癌癥文化”,這種文化強迫癌癥患者相信,積極樂觀的態度能夠治愈他們,或者能保留他們作為人類的尊嚴。相反,艾倫瑞克力勸乳腺癌患者采用一種“謹慎的現實主義”態度,而不是將自己掩藏在偽裝的快樂外表下。

病患臉上的樂觀表情沒有起到積極作用,這使人們對援助小組的醫療價值和他們提供的情感援助產生懷疑。早期研究似乎顯示,參加援助小組有助于延長生命。不過,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心理學家詹姆斯·科因(James Coyne)和同事回顧了近期科學可靠的研究,他們發現這些研究表明,盡管心理干預(包括援助小組)可以提高癌癥患者的生活質量,但不能延長他們的生命。

通過尋求高質量的藥物和心理治療、聯系朋友和家人、時刻尋找生活的意義和目標,癌癥患者可以減輕生理上和心理上的重負。他們還可以從現在已經確認的科學發現中獲得安慰:他們的心態、情緒和壓力經歷并不是致病原因。

謬論四:戒掉酒癮的人,終生不能再沾

昔日的酒鬼最終能否不屈服于曾經的酒癮而適度飲酒?在一項3 000多人的調查中發現,只有29%的美國人認為他們可以。這一看法正吻合了嗜酒者互戒協會(Alcoholics Anonymous,AA)的口號:“一旦再碰,立馬成癮?!蔽覀兪熘腁A12步法鼓勵會員承認他們對酒精無法抗拒?;谶@12步法的治療方案的康復率 高達85%。但有一個問題:多達2/3的酒徒在加入AA后不到3個月就退出,AA只幫助了1/5的人徹底戒酒。

認為曾經酗酒的人能夠安全地“控制飲酒”(controlled drinking)的論斷引發了一場論戰。2001年—2002年,美國國家酒精濫用與酒精中毒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lcohol Abuse and Alcoholism)調查了40 000多人,結果顯示18%曾經酗酒的人能夠適度飲酒,不再酗酒。這一調查結果挑戰了大眾普遍接受的一個假說:完全戒酒是酗酒者的必要目標。此外,研究者還發現,以適度飲酒為目標的行為自制訓練程序,效果不比12步法差。在這些以自制為中心的治療程序里,治療人員訓練人們監控自己的飲酒量,為酒精消費設 限,控制飲酒頻率,并獎勵進步。訓練程序還教人們對付酒癮的技巧,幫助他們捱過酒癮勾起的強烈欲望,避免卷入引誘他們飲酒的情境。

如是方法并不適用于每一個人。研究表明,如果個體嚴重依賴酒精,有很長一段時間的不良飲酒史,并經歷過酒精帶來的生理和心理問題,那他們最好還是尋求主張戒 酒的治療程序的幫助。不過,對于一部分曾經的酒鬼來說,控制飲酒或許是一個可行的目標。實際上,如果酒鬼知道徹底戒酒不是唯一的選擇時,他們或許會更早地尋求幫助。對于那些嘗試以戒酒為目的的治療程序反復失敗的人來說,控制飲酒或許更加值得考慮。

謬論五:越老越不開心

想象這樣一個人,他抑郁,脾氣古怪,孤獨,性冷淡,而且健忘。是不是會有一個老人的形象閃現在你的腦中?一項調查顯示,65%的心理系學生認同“大多數老人寂寞孤單”的觀點;另一項調查顯示,64%的醫學系學生同意“重度憂郁癥在老年人中比在年輕人中更普遍”。

早在童年時期,人們就開始接觸由媒體刻畫的種種靠不住的老年人形象。在一項對迪斯尼兒童電影的調查中,調查者發現42%的老年角色都具有不夠樂觀、健忘以及想入非非等特征。如此不招人待見的形象在青少年電影中也非常普遍。一項對青少年電影的研究顯示,大多數老年角色都顯現出消極的心態,其中有1/5的人讓人極其討厭。

實際情況并非如此。一個科研小組調查了21歲~40歲的成年人和60歲以上的老年人對自己的幸福感的評估,以及對他們自己當前年齡段,即30歲和70歲人群 平均幸福感的評估。年輕人預測人越老越不幸福。而實際上調查中的老年人要比年輕人幸福感更強。人群調查顯示,25歲~45歲之間的人患抑郁的比率最高,總體來說,最幸福的人群是65歲以上的男性。65歲~70歲期間,甚至70歲以上,幸福感都在不斷增強。一項針對28 000個美國人進行的研究顯示,1/3的88歲老人報告稱自己“非常幸?!?,而且在調查中,最幸福的人也是最年長的人。事實上,年齡每增加10歲,感覺幸 福的人就會增加5%。有趣的是,美國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心理學家勞拉·卡斯滕森(Laura Carstensen)的研究證明,和年輕人相比,老年人更可能回憶起積極而非消極的往事,部分原因或許是,他們通常對生活抱以驚人的樂觀態度。

老年人也并不是普遍缺乏性欲。一項全民調查顯示,73歲~85歲老年人中,超過3/4的男性和大約1/2的女性表示對性生活感興趣。此外,57歲~64歲的 老年人中,73%的人性欲仍然旺盛;64歲~74歲的老年人中,這一比例為53%;75歲~85歲的人中比例為26%。

最后要說的是,認知能力并不是隨著年齡增長而顯著衰退。隨著年華逝去,我們確實會記憶減退,尤其是出現輕微健忘,說話時會突然想不起某個詞。我們對于數字、 物體以及圖像的掌握在晚年也會有所減弱。但即使到了80歲,如果沒有什么重大疾病影響大腦,一般智力和語言能力并不會比幾十年前差多少。而且,關于創造性成就的研究顯示,在一些學科,諸如歷史或科幻寫作,許多人都是在50多歲甚至更老時才創作出他們最好的作品。

謬論六:接受死亡的五個階段

許多和上了年紀的人打交道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專家,都熟記這一組首字母縮略詞:DABDA。它代表著瑞士裔心理學家伊麗莎白·庫布勒-羅斯 (Elisabeth Kubler-Ross)在20世紀60年代后期推廣的、人們走向死亡時經歷的五個階段:否認(denial)、憤怒(anger)、討價還價 (bargaining)、沮喪(depression)、接受(acceptance)。

這些階段描繪了人們快要到達生命終點時必然經歷的一系列轉變過程。根據庫布勒-羅斯的說法,當得知自己將死,我們首先會告訴自己那不是真的(否認),然后當 意識到事實的確如此時就會變得憤怒不已(憤怒),接下來再徒勞地尋求推遲死亡的辦法,比如說還要活著完成一個未了的心愿(討價還價),再之后當意識到我們 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就會感到很悲傷(沮喪),最終理解這是不可避免的結局,并鎮定平和地接受(接受)。

北美和英國許多學習醫學、護理和社會服務的學生,都將庫布勒-羅斯的階段理論作為他們專業學習的一部分。這些階段理論也彌散在我們的文化中,現在它已經不僅 僅局限于死亡,人們普遍認為任何重大心理創傷引發的悲傷情緒都會經歷同樣的心理處理過程。在美國情景喜劇《歡樂一家親》(Frasier)中,當主角丟掉了電臺脫口秀心理學家的工作后,就經歷了悲傷的這五個階段。在美國動畫喜劇《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在從醫生口中得知自己將要死亡(誤診)的幾秒鐘時間內,霍默(Homer)也經歷了情緒的這一系列變化過程。

盡管庫布勒-羅斯的理論很流行,但它缺乏科學依據。研究表明,許多人都跳過了一個或多個庫布勒-羅斯定義的階段,甚至順序顛倒。例如,一些人最初接受了自己將要死亡的事實,隨后又極力否認。也沒有研究能證實在悲傷情緒中也存在這五個階段。根據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家喬治·博南諾(George Bonanno)和同事的研究,并不是所有人在自己所愛的人,包括配偶和親人逝世后,都會陷入沮喪或者顯著痛苦的狀態。此外,2007年的一項研究顯示, 在美國康涅狄格州233位剛剛喪偶的居民中,接受是人們得知喪偶消息時最初的主要反應,而不是否認。

庫布勒-羅斯的階段理論之所以能夠抓住眾人的心,或許是因為它能讓人們感覺對無法掌控的事件具有預知能力??膳碌乃劳鼋洑v可以歸結為一系列定義明確的階段, 最后歸結為平心靜氣接受,這樣的觀點讓人感到欣慰。然而,事實上,每個人的死亡過程并不都是遵循著同樣的路徑,就像每個人活著的軌跡都各不相同一樣。

我們大家都會被心理謬論愚弄,因為大多謬論都與我們的直覺、預感和經驗密切吻合。因此,仔細審視大眾心理學斷言,可以為我們的精神世界提供一個新的視窗,使我們能夠做出更好的生活決策。古生物學兼科學作家史蒂文·杰伊·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提醒我們,擊碎荒謬之詞必然可以揭去隱藏真相的面紗,從而讓我們更公正地調整自己的期望,使之更貼近現實。同樣,將心理謬論一例接著一例地呈現出來,能讓我們成為更精明、更有素養的公民。

【返回】

TAG標簽:心理學,心理學理論,心理放松,心理壓力

音康樂
  • 產品中心
    體感音樂沙發系列
    體感音樂床墊系列
    體感音樂靜心系列
    體感音樂按摩系列
  • 企業相關
    關于音康樂
    技術支持
    最新資訊
    服務支持
    聯系我們
  • 保持聯系
    聯系電話15268123000
    郵箱lulida@yeah.net
    官網主頁www.332408.com
  • 深圳音康樂科技有限公司
    音樂~健康~快樂

    音康樂體感音樂專家 音康樂聯系電話 音康樂公眾號音康樂二維碼 音康樂官方微博

  • 服務熱線

    15268123000

    功能和特性

    價格和優惠

    獲取內部資料

    微信服務號

    微信服務號

    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语音_乌克兰丰满bbwbbw_黑人高潮颤抖不拔出来_高潮流白浆潮喷在线播放视频_毛茸茸的bbb老妇人